•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uoxiaowu-logs/60064858.html

    该从哪里说起呢。从火车晚点那一刻,或者更早前。

    我们躲避着人们背上脏脏的旅行包底,挤到检票口不远的地方。外面的温度还是有些低我的手冻的生疼,候车室内的温度却是20几度,夹杂着焦急的情绪,几乎要晕厥过去。空气很不新鲜,整个候车室全是人群和呛鼻的烟味,我想闭上呼吸,空气里似乎充满了病毒。

    火车晚点半个小时,没给乘客任何的解释。检票口一开放人便洪水般冲了进去,拦也拦不住。我没买到站台票,又由于胆小,怕被检票员逮着训斥,便没随你进去,我站在外面冲身上大包小包的你摆手说再见。两分钟后,我按捺不住不放心,还是冲了进去。下了站台是车头,我使劲往里跑啊跑,可我忘记了你是几车厢,明明20分钟前你告诉了我但还是忘记了,我不记得是9是12还是14。我一个车厢一个车厢的跑,可也没看到你的身影,我想起昨天H的嗔怒,你记性好差啊!我掏出手机打了两遍你接了,我说你上车了吗你在哪个车厢,你说,你看到我了,我回头,也看到车厢里的你,便挂了电话,冲着你喊,行李放好了吗,可一想,隔着车窗你怎么能听得见啊,又重新掏起手机拨了过去。你说你一会就去补卧铺,我说恩好,聊了两句你便挂了电话,在我说最后一句话之前。

    每个车厢前都还有十几个人没上去车,车里人实在太多了。他们很慌张,列车员说,去13、14号,呼啦一下,大家就都跑开了。

    远处跑来一对农村母女,经过9号车厢时,手里的编织袋一下子裂开了,东西哗啦一下洒了一地。她们焦急的在那捡啊捡;有个残疾人在10号车厢门口一直上不去。列车员让他去11号车厢上,他艰难的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过去,等了会依然上不去,列车员又把他带去10号车厢门口。残疾男子脸上露出不耐烦与焦急的神情。

    再看那对母女时,女儿已经拿着行李跑去了13号车厢前,母亲还在那试图拎起已经支离破碎的袋子。跑两步,东西又纷纷从撕裂的地方滑落,旁边一个中年男子帮她捡着,我也赶紧走过去帮她捡了下。棉棒,摔裂的小闹钟,发圈,还有些书。那位母亲憋红了脸,把四分五裂袋子的角抓在一起,嘴里说着,那些不要了不要了,往前跑去,可走了两步,袋子还是整个散掉。一个微胖的女列车员说,你别赶了,上不去了,坐下趟车吧,我已经通知让开车了。那位母亲向是没听见,跑到十几米外的一个地方捡了一个塑料袋来把散落的东西都捡起来放里面,女儿也过来捡完东西和母亲一起奔去13号车厢。面前的地上散落着一堆棉棒。

    车开了,我跟你摆手,然后渐渐看不到你了。我掏出相机,心想拍几张照片留个纪念吧,终于拍到火车屁股时,有人跟我说话,我转头看对面车轨那有个四五十岁的车道工人,他说,这车不好看,你要是拍可以去高站台那边,那有白色的火车,车头像子弹头一样,可好看。我笑笑说,恩,没关系,我只是来送人的。

    走到出站口的地下道前,也就是之前的13号车厢门口,我看到了那对母女,她们蹲在在地上收拾着那些散落的行李,追究没能赶上火车。

    我本想去看看白色的火车,可在我发现自己走反方向后,便再也没什么兴趣了。

    而最大的杯具是,在我回家以后,才意识到,我们可能再也没机会一起生活在郑州了这个事实,这时我这才掉下几滴泪来,不知是为了自己后知后觉的愚笨还是为了你。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突然感觉寂寞了
  • 以前记得你到我博客里面讲,你比我还去的还勤快。。
    妞,现在换我说了
    我比你逛你博客都来的勤快
  • 我和你说话
  • 我刚和一个同学说道,有朋友亲人的地方真好,就看到原来你也一样寂寞了
  • 离别的时候最不能做的事就是去送站或者送机

    八卦一下哈,你是去送男的女的啊
    回复消失说:
    哈哈~你猜
    2010-03-11 16:4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