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uoxiaowu-logs/48168016.html

     

     

    十八点十分。

    宣告今天发工资泡汤。

    在学校时,我幻想过洒脱,幻想过富有,幻想过流浪…

    可想到没想过这些捉襟见肘的日子。

    早上,我甚至会在快迟到时还为是坐普通公交还是空调车而纠结。

    即便如此,每天快下班,我仍旧会思考晚上做什么菜吃什么饭,怎么能吃的开心。

    这渐渐成了一种什么生活,我诧然并有些难过。

      

    前天爸妈过来给我转档案。

    爸爸看到了蓝皮鼠,说,刘面瓜老了,都不愿动了。

    我心里狠狠酸了一下,眼泪差点泛上来。

    而在今天下班回来的路上,我坐在公车里看着外面昏黄闪过的路灯,一下子就想起了刘面瓜的点点滴滴。

    它到来的第一天,它到来后的一个月;第一次见它是在大学教室,才一个月大的它在我桌子上拉了几颗屎,哈哈;它长大了,长胖了;它爱吃瓜子,爱吃花生,还吃肉爱喝牛奶,它爱吃一切能吃的东西;它小时调皮好动,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把笼子咬断,自己就可以撒脚丫子满屋乱跑了;它吃东西团成一团,伸手去碰它它就会试图把整个吃的一下子塞腮帮子里藏起来,不管那个食物有多大;它侧躺在跑轮里睡觉,有时会睡着睡着掉下来,睁开眼自己又若无其事爬上去继续睡;有次我在外地呆了一星期,也是跟刘面瓜第一次分开时间长的一次,回家后刘面瓜假死了半小时,一动不动,我快吓哭了,后来妈妈说,它是生气了,生气我走了那么长时间;渐渐它老了毛都有点脱了,每天除了吃就剩睡……

    我情绪激动地快要哭了出来。

    我后悔把它丢在了家里。

    那么长时间我不是不想它,而是压根不敢想它。

    就像我不敢过多的想念我的家。

     

     多么害怕再次回家看不到那团白。

     

    那天爸妈说给我打钱,我拒绝了,说马上就该发工资了。

    事实上我生怕他们担心我在这里过不好,就更坚定了他们让我回家去单位工作的决心。

    家里工作安排的差不多了,爸爸说这一切有多么来之不易。

    我明白,但不能。

     

    然而,未来仍是一团雾。

    拨开这团雾,是阳光,还是黑暗。

    无从晓得。

    我甚至不知道我们能去哪里。

    恍若那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梦,我们除了奔跑还是奔跑。

    爸爸说怕不给我安排工作我以后会埋怨他。

    我在心里默默说,不管以后如何,

    爸妈终将是被我用来感谢和报答的。

    我爱你们。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一切无声陷落。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其实回家工作挺好的
    你爸也是为你好,不如回家工作,在外面飘着也不是办法~
    我现在就超想回家工作
  • 这个周末我决定真的真的要去找你
    是时候了
  • 还有,看完这
    让我对刘面瓜也有了莫名的情愫啊

    恩,你应该让他谈恋爱的

    呼。。
  • 看得我怪心疼的。
    机缘巧合的一大早起来。
    难得的7点多啊
    现实是个问题
    但你处理的比我好啊
    我现在是真穷乐啊
    无限穷
    而又无限乐
    这样过才对得起自己啊
    但偶尔的情绪让人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