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uoxiaowu-logs/44120932.html

    宝·天·曼。

    初听上去真是个美极了的名字。

    一路七个多小时的颠簸,最终来到了一个山沟里。

    稀稀拉拉的房子,漫山遍野的树木,还有一直让有轻微洁癖的我做思想斗争的农家床。

    不过农家野菜,其实很好吃的说。

     

    第二天的漂流着实是个很大的亮点,也好久没这么刺激这么开心过。

    相对瘦小的我被分配与巨大的胖哥一条艇。

    一上船,胖哥便躺下,盖了一条白色的毛巾在脸上,像条死鲨鱼一样。

    别人游艇上都一人划桨四五人拿水枪,毫无疑问,我们被打的落花流水。

    反正已浑身湿透,干脆在不深的地方跳了下去学游泳。

    漂了三四个小时,正值中午,竟也不觉得饿,我不知疲倦地一瓢一瓢地舀着我们游艇里的半船水,又时不时地去倒弄令我们搁浅地石头。

    后来回去,我和胖哥,连同我们搁浅的船,成为大家一致的笑柄。

    总之,他们脸连同腿,全被晒的通红到伤,而我,由于来回的忙乱,竟无半点损伤。

     

     

    第三天很久都在车上度过,但沿途的风景,很让人着迷。

    高高的山,山脚下的小村庄,村庄里升起的炊烟,炊烟升起连着夕阳下的云,云角旁高高的电线架。

    这一切都像是某个电影里的场景。

    我忍不住想眯起眼靠着车窗小睡一会,但因头碰到车窗更感觉车颠簸的厉害,便作罢,只能看着窗外夕阳一点点下去,到天完全黑起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0-08-13
    关公,很牛 2008-08-13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北方还有这么蓝的天空?看来我误解北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