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uoxiaowu-logs/39507951.html

    <完结> 

    内心煎熬痛苦的六个月就这样完了。

    结束于慌乱的20分钟。

    结果固然重要却抵不过重重的困意,没有欣喜,说不出什么感觉,也没有想象中的如释重负。

    早上9点多小蠢走后我又沉沉地睡去,一直毫无意识地睡到中午接近12点,而我丝毫没有不习惯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醒来有些不舒服,身体热的冒汗,呼吸难受,估计这一切都跟我的梦有关。

    我梦见自己站在悬浮在空中一条又长又窄的铁楼梯上,太阳很刺眼,空中飘来一只很大很大红色的透明球,阳光穿过球地面一片红色,连绿色的稻苗也变成了红色。我飞快地跑进房间拿相机准备拍下这一景象,等我出来发现天灰了,风很大,红色的球越飞越远,越飞越远~

    之后只记得断断续续地碎片,女孩,另一个女孩,老宅子,很多人,还有老外,摔坏的相机,……细节不再记得了。

     

     

    <片> 

     

     

    <面包人生> 

    出门用兜里仅剩的一块钱坐了车。

    取钱卡里仅剩一百多,向朋友讨他借我的200块钱他说手头有点紧。

    本来想买书后来只在街边买了5块钱一本的《城画》,想好吃好喝现在也只能吃食堂。

    生计窘迫的日子我想赚钱却不想工作。

    处在这样一个矛盾的社会与自我矛盾的意识里,我仍悠然自得地走着,只是我对未来的一切美好畅想早不复存在。

    这并不是出于现实的压迫,而是自生自灭的思想在作怪。

    犹如烤焦面包般,想放弃它的面包人生。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