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uoxiaowu-logs/34957811.html

    22点59分。

    尽管仍有炮声隆隆但这时的郑州却感觉很宁静。

    向来不喜欢炮竹声,以前在农村老家,过年时总会有一堆一堆的人聚集在一起放鞭炮,双响炮。炮竹声传达着喜悦,传达着一年辛勤劳动的结束和一年辛勤劳动的开始。可我却像个怨妇般无尽的哀怨,边皱着眉头嘟哝着说我讨厌炮声讨厌死了,边紧紧捂住耳朵。

    今晚的炮声是新年最后的声音了吧。

     

     + + + + + +

    下午给S打电话询问一些事情,说了两句感觉电话那头的情况不对。长久的沉默让我意识到,他在哭泣。我顿时慌了。

    一个人肯在你面前流泪说明他信任你在乎你这个朋友。这让我手足无措,我词语错乱的表达着一些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去安慰他,我说,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我说,现在我们还年轻,遇到的事或许在以后看来都是不值一提的…

    我,我这是在说什么。

    间间断断地沉默。他不肯说出发生了什么事,只说心里很难受,说一个人在街上,穿过话筒我听到他周围刺耳的车鸣声。我只好叹气作罢,不再询问他,只说那你早点回家吧,之后等那边想起了“嘟嘟”声我才放下电话。

    任何看上去乐观开朗的人都有伪装的一面,都伪装着自己的脆弱怕别人看穿,其实没有人嘲笑我们,是自己的心理在作祟。

     

    S是高中画画时的同学,只是我们在高中毕业后才成为朋友,那么几年了,我一直记得三年前他那句“那么多同学但就你一人是知心朋友”。

    希望让他难过的事尽快的解决或是释怀,希望朋友们都能开心点,比以前多那么一点,就够了。

     

    + + + + + +

     

    短暂的几天这么迅速的就过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有这样的机会。

    可以一直赖在床上,我迷恋醒来时中午惬意的温度。

    黄昏屋内洒满淡黄的阳光,站在阳台可以感受到外面暖暖的风。

     

    我想,我们好像真的需要一次旅游。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此刻多么想你
  • 哦,对了,你照出的照片越来越有感觉了。突然觉得说好看很肤浅,说有感觉比较好
  • 是啊,那天就是新年最后的一点点残食了,呵呵。我回到学校了,昨天。这次回来,我感觉就真的回不去了,嗯,可能过去的朋友以后就会成为过往,什么都让我爸说对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