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uoxiaowu-logs/30874336.html

    无聊中我转来篇喜感的文充实下我博客。

    此文转自黑三角

    本文似乎有关政治 貌似影响安定与团结  手贱者慎入。

     

    去年暑假,汪汪乘坐火车从长沙到合肥,他买了卧铺联票,从汉口转车。他计划从长沙到汉口,然后准备从汉口转车到合肥。从长沙到汉口火车,8点多计划到。从汉口转车到合肥车是9点钟。从长沙到汉口火车只有34个小时,他觉得1小时的提前量应该够了!

     

    不幸的是,从长沙到汉口火车,8点多计划到,结果950多钟多到了汉口。整整晚点一个多小时,刚好错过了汉口转车到合肥火车。 

     

    汉口到合肥火车,一天只有一班。汪汪不愿在武汉无所事事再呆一天,而且晚上还要住宿不安全,而且花费也不少。于是决定继续坐同一火车坐到郑州,然后转车到合肥。

     

    汪汪找到列车长,列车长还怪他提前量怎么只能1个小时!并且必须另外掏钱买从汉口到郑州同一辆火车的车票钱!  更不要说赔偿由于中国的铁老大晚点造成我从汉口转车到合肥卧铺票钱。 当天在郑州站,列车广播几乎所有从东南西北方向来的火车都晚点。

     

    汪汪想,作为同一法人公司,由于自己运行中的失误,造成顾客的经济损失,不但不赔偿,而且另外榨取顾客的利润,只有垄断的、官僚的、无耻的铁路公司才可以做得到吧!飞机晚点要进行赔偿。为什么司空见惯的铁老大晚点,相关的媒体没有声音。这大概飞机的乘客是社会的上等人吧!

     

    汪汪气疯了,保留了所有的证据,非常想打一场公益诉讼官司。但是后来放弃,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最近我才看到事情的结果。原来汪汪就像聪明的一休一样,想了个办法来。

     

    今年822日,汪汪化妆成一个日本老太再次坐火车。至于汪汪为什么化妆成日本老太,我至今搞不明白。

     

    汪汪没有学过日文,日本人的名字他并不熟悉,于是将“汪汪”改了改,说自己叫“洋江”,姓呢,就叫“山本”吧,后来他觉得不太像,似乎是编造的,因为叫“山本”的日本人太多,就好比卖假发票的都叫自己“刘伟”一样。于是他又改了个字,叫“杉本”。于是自称“杉本洋江”上了火车。临走之前,他穿上了汪某娘娘的裙子,还不忘去宿舍抓了个枕头捆在背后,冒充和服。

     

    这辆列车从熊岳开车。由于众所不知的原因,晚点了45分钟。这时候汪汪化妆成的日本老太太对列车长说:“我要乘坐今天9时飞往日本大阪的航班,列车晚点这么多,我们可怎么办呢? ”工作人员发现除老两口外,还有其他五名日本旅客也将乘坐这一当天9时起飞的航班。 其实这无名日本旅客全是汪汪在火车上临时找的老乡,当时七个人都在打牌,四个人打八十分,三个人在打拱猪。大家说着一种很奇特的方言,反正铁路上的人也听不懂,误以为是日文。

     

    得知七个“日本人”遇到困难后,列车长用手机联系到了大连机场值班负责人,机场负责人答复,如果810分旅客能赶到机场,可以保障7名旅客顺利登上飞机。列车长一算时间,如果旅客在大连火车站下车,再赶往机场的话,时间就来不及了。

     

    于是,列车长马上向沈阳铁路局客运调度联系,请示能否在离机场最近的周水子车站临时停一分钟,用汽车送旅客去机场,沈阳铁路局批准临时停车,让“日本旅客”下车。

     

    822744分,2220次列车在大连周水子站停车,7名“日本旅客”顺利赶往机场,然后转道飞往长沙。

     

    回长沙后,汪汪托一个在日本工作的同学,以杉本洋江的名义写来感谢信,信中说:“这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做不到的。列车在车站临时为我们停车一分钟(本不应停)安排我们提前下车,为我们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这在中国铁路史上闻所未闻。在世界史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做不到的。列车长为了万无一失,还专为我们联系了警车护送到机场。这也是铁路的又一创举。

     

    汪汪料到铁路人员会将此信播出。果不其然,几天之后,全国各地的网站都播出了此消息,顿时引起舆论大哗,因为在火车上狂躁乘客还有被绑一夜绑死的,为何对日本人就恭敬,对自己人就是一副铁老大架子?

     

    “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做不到的”一时间成为人人模仿的说法。例如:“一个外国混混到了中国就住专家楼,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做不到的。”“凭外国签证停留香港就不需要办证,否则中国公民去香港还要办证,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做不到的。”

     

    人们纷纷抗议铁道部门的丑恶嘴脸来。当然,你怎么说,怎么骂,对事情都没有什么改变。直到后来有一日,***总理在家上网,看到了这些争论,也看到了汪教授早前乘坐火车的经历,他激动地流下了热泪,次日把有关负责人叫过来说:怎么我们的教授,因为铁路的缘故,导致错过火车,连个补偿都没有呢?一个日本老太的飞机晚点,就可以停车,出警力帮人家赶飞机呢?

     

    在他的干预下,铁道部有关负责人亲自上汪教授家道歉。

     

    负责人知道现任领导雷厉风行,要是不做点什么,自己的乌纱帽要掉。于是便说免费将汪教授送往合肥一次。

     

    汪教授说,不行啊,我现在上课,你送我去合肥干嘛?

     

    负责人说,我们开警车送日本人到机场都可以,送我们自己的教授去合肥有何不可?于是硬是把汪教授送到了合肥。

     

    汪教授莫名其妙被送到合肥,没事干,于是打了一瓶酱油,又坐火车回长沙去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