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uoxiaowu-logs/27942527.html

     

    梦的那头是生了锈的铁栅栏,冰冷而腐朽。
    我在里面,看到你们仍把一个又一个的白痴骗进来,之后锁紧门。
    如同被隔离开的瘟疫。
    而作为瘟疫的我们依然惧怕死亡。
    诡异。
    “即将断掉的橡皮筋”的感觉又重新回来。
    每个人都嚎叫着奔跑在这个脆弱、不堪一击的空间。
    阴暗厚重散发着霉味的苔藓依然不能全部遮盖阳光。哪怕是那么微弱的阳光,都抑制不了我们对生命的渴望。
    你搂住我的腰,我楞了一下,之后便紧紧地靠着你,往地下走去。
    一层。
    两层。
    三层。
    ……
    七层。
    地下整整七层都没有一个出口。
    好傻,地下又怎么可能会有出口。
    我们终于还是找到线索。
    我走进那个房间,房间里的那个男人颔首微笑。我接过他递来的药片,幻想着我们就要逃离这里,同时把药送到了嘴边。突然看到你在外面使劲敲打玻璃,你焦急的神情让我清醒。面前的男人顿时化作了绿色有着硬壳的兽类,它身上绿色的液体让我呕吐,它的利爪下是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
    我跌撞着冲出去拉着你跑掉!

    最终,我们没能跑掉。
    因为,梦醒了。

    而我没能醒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08-20 2009-08-20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等著回去和你看降邪3呢……你是不是都看了!!
  • 好难……懂…
    恐怖片后遗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