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uoxiaowu-logs/16132167.html

    昨天下午我带着一种戏谑的情绪完成了我2008年的第一次逃课.
    也是我下决心"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后完成的第一件事.

    人往往在某个阶段会因为某个人或是某件事或是什么都不因为而发生不可预期的转变.

    我以为一场盛大的宴会正在前方等着我,然而到头来发现那是一场盛大的幻觉.
    幻觉的下面隐匿着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毫无预感地滑了进去.
    周围没有可以攀附的东西的沼泽地是多么的危险.
    希望上方能有一只手,无论那是一只黝黑的,洁白的,柔弱的,结实的,细嫩的还是有点沧桑的手,只要有这么一个人,我都会跟TA走!
    Au secours!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

    评论

  • 我呢,还活着吗
  • 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学校在上课时间,无特殊情况,学生不得离开学校。想逃课的同学们总是跟在我身后出校门,因为他们知道,跟在我身后,保安不会拦他们,可有几次,我却放着大门不走,去跳两米多高的院墙,同学问我,这是为什么,我告诉他们,我在寻找逃学的感觉。当一个人深陷一个旁无救生物的沼泽地,当他伸出手期待有另一只手将她拉起时,我说,这个人时幸福的,因为起码她知道追求。有时候抑郁是一种境界,困惑是一种美,期望是一种幸福。
    我还活着
  • 生活怎么说呢,主要看你怎么去看它了。
  • 跟着钢琴木偶的音符走,呵呵,自己把自己救赎,走出来,看见阳光依旧。我的音符就是我对你的关心,哥们,自己把自己救赎,别人的劝说只是一时温暖的白纸,当你安静时,可以看到,白纸是没有内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