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uoxiaowu-logs/124380915.html

     

    从那天早上开始,我便一点点神经衰弱了。

    我说我最近压力太大了,同事L笑我,哎哟你有什么压力的。

     

    每个晚上,我听着外面一点一滴的声音,难以入眠,睡着几分钟便会醒来。

    与以往不同的是,我清楚的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里,每一毫都清清楚楚。

    可是我阻止不了它,它侵蚀我的大脑,我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它,看着它一口一口将我吞没,活生生的煎熬与疼痛。

    感觉每一处都是阴冷的,都是发霉的,都是漠然的,我哭,无时无刻,无人知晓。

    这次我是真的怕了,我恨我的敏感讨厌我的想太多,求让我变作一个内心简单的人。

     

    这次的低潮期就是这样,我说感觉像是到了一个边缘,她不懂,他笑。

     

    分享到:
    http://home.blogbus.com/pro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