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刚刚,我写了一篇日记。

    酝酿了好久,它关于一首歌,关于郑州,关于深圳,关于这5个月,关于这几个星期。

    我是多么认真的总结了我的现状,我的苦逼,我的悲怆,我的乐观以及我的无助。

    可是,我手贱的乱动的鼠标,于是,它夭折了。

    即使这样说,又有谁会信呢~

     

  •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那么真实的可怕,与真实的撞击感,我看不清那只是什么东西。

    当我安全后便惶恐地讲着发生的事,尽量把声音提高,想吸引到大家并试图寻求一丝帮助,可那么多人只有一个人在听,他们各自忙各自的,似乎我不曾存在,我看不到他们的表情。

    我对着唯一的听众迫不及待地讲完那可怕的一切,望着他并希望他可以帮助到我。

    然而,他沉思了几秒,之后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说出了一句足以让我毁灭的话。

    “你讲那些事情根本就没存在,全是你自己妄想出来的!”

    全是你自己妄想出来的!

    全是你自己妄想出来的!!

     

    我伏在桌子上大声的哀号,泪水流满了桌子。

    你们一个个起身离去,没有一个人看我一眼。

     

    医生说,没法治,你将一直活在妄想之中。

    醒来后,我想着这句话  难过了好久。

     

     

     

  •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仅图像。

     

     

     

     

     

  • 上上个周末,我捡了一只猫。
    我给它取名叫11,因为我在11点遇到的它。

    周一的早上,我再也受不了它在房间里的胡作非为,早上6点把它丢在了楼下。
    上班时看到它自己在马路边上玩耍,但看得出,它很害怕,它尾巴上的毛全都竖着。有汽车一发动,它便吓的逃离了我手上。

    之后,再也没找到它。
    每个晚上回来,我都试着喊它的名字,可再也没见到。

    深夜,被疼醒,腹部疼痛难忍。
    周二,一直在阵阵疼痛中度过,走在街上,觉得很悲戚。

    晚上,得知曾经一个高中好友患了尿毒症的消息。

    我记起很早前她QQ上对我说,“为什么总是我先联系你,你从没主动联系我”,之后马上又说,“我开玩笑啦”。
    听说,她是4月份发现的病情。

    周三,上午请假去医院。
    胃炎,胃痉挛。
    暴雨如注,我担心11会在哪。

    周四,一直处在一种盼望的情绪里,因为晚上张浅潜的演出。
    下午,又是暴雨。
    鞋子湿透了,但我依然坚持。

    一渡堂,张失约了。负责人说电话找不到她。
    我想起前年期盼十几天的木马,因为酒吧停电期盼落空。
    我想起去年盼望一个月的李志,一场大雪让我停滞在山东家里。

    “除了云南的广州深圳的我都没有听说,都是谁这么擅自安排的。最近我的心情真的不好,我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感情和音乐左右我的现实……”——张浅潜 7月6日

     

     

     

  •  

     

  • 有个人,总是那么伤害着她。
    他拿着刀,刀尖在她微突的锁骨边游走,时深时浅。
    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她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有时她会选择沉默,有时会愤怒的反击把他撕成一片一片,有时会哭啊哭想以此博取他的同情,实际上不管她怎么做,心里想的从来都是可以改变他,他可以变成能和她一辈子在一起的唯一的那个人。
    他闹够了便会掉头睡去,那把沾满鲜血的刀早已不知去向,她一个人靠在窗边,舔着自己的伤口,感慨万千。
    第二天清晨,他像昨晚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转身抱住她半睡半醒的呓语着。
    再一天,那把刀再次出现在他的手里,她站在门边瑟瑟发抖,但依然没有逃离。

    这样反复的闹剧大家早就看腻了,于是观众更改了情节。

    再一次,他拎着刀,她冲了上去。
    他做防御姿势拿刀对住她。
    刀尖直中心脏。

    她只是想过去抱住他。

    落幕,观众们边啧啧边离开座位,出门便是喧嚣的世界,夜市,马路,灯红酒绿。

    并没有落幕。
    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滑落,掉到了他的手上。
    他“嘶”的一声,手慌忙从刀柄上抽回,抬手,食指被灼伤了一小块。

    这是她用尽全身力气最后一次反击他。

     

     

  •  

    你知道
    某些记忆 被我们埋进了土里深藏
    时不时 会给它浇水施肥 但却不希望它发芽
    因为它长出来  必是一连串的泪水

    你知道
    我们分享生活
    可往往在沉睡前意识到
    我们不在彼此的身边
    你的面孔 早已经那么远

    那么久 好像只是转眼间
    那不仅仅是四年

    一年后的 你好吗?
    你不知道 我的记忆 发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