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脸猫也走了,那个霸道的总会欺负蓝皮鼠总让蓝皮鼠受伤的大脸猫,那个隔着笼子又总爱吻蓝皮鼠的大脸猫,那个贪婪的任性的大脸猫,已然结束了它的鼠生旅程。

  • 植物是自己买的,名字叫白掌;布偶是黄大厨为了让我陪他去宜家而付出的小小的代价。

    每次去宜家便忍不住幻想能有个属于自己的空间,任我布置。

    一周又要过完,水逆的一周,力不从心的一周,心神不宁的一周。

    明天是七夕诶,想着即便是一个人也得好好过下,

    甚至都决定要去看电影了,忽然意识到这是个多么傻逼的决定。

     

     

     

     

  • 才出门几个小时,各种困。

    我把它称为宅之后遗症。

    晚上跟朋友又跑去宜家,依然打不起精神,困困困。

    买了个大玻璃碗,回来就兴致勃勃想做了个沙拉,可惜没有沙拉酱和酸奶,只好加一点蜂蜜,吃起来发现还不如不加,那种不太自然的甜盖过了火龙果的清爽和青苹果的酸,不过不影响好心情。

    凌晨0:30,反而有些精神起来了。

     

  • 玫瑰色的天空,真的是美极了!

  • photo by 小夕

    镜头面瘫症的我。

    这几天见了几个好久没见的朋友,聊了很多事。总是对着特定的人才能说出心里的一些话,而平时就只是不停的压抑压抑,等待着它们的出口。

     

    今天妈妈生日,之前还想着好好送她份礼物,可最近忙的就遗忘了这件事,直到昨天才想起来。

    大概一星期前给她买了本《怪诞心理学》寄了回去,暂且当作是生日礼物吧。

    不知道她有没有也感叹时间过的太快。

     

    开始注重调理饮食,煮了一大锅绿豆汤,每晚回来都喝一碗。

    笑侃,没人对自己好,就自己对自己好些。

     

     

  • 我们常常把事情弄得太沉重了,咱们该轻松些,咱们应该像一对疯子那样歌舞狂欢,对吗?生活本来是很美好、很美好的呵

    ——by王小波

    说的真好,看完之后顿觉很轻松。无论是对工作还是感情,这句话都很适用。

    这周很开心,包括接下来的两天,我们像疯子一样狂欢。

    早安,所有我看的到及看不到的人儿。

     

     

  • 嗯哼,碎片一二三。

    渐渐找回了曾经失去的。

    出门看到月亮周围彩色的光晕,耳机传出喜欢的音乐。

    即使稍微加班的夜晚,心情依然愉悦。

     

     

  • 讲电话讲了一个小时就开始头痛。再次被很在意的人说我变了,我听到这些总不知所措。雷声滚滚,黏湿的空气,房间里的空调坏掉了。一到这个季节就开始莫名的脚抽筋,我站在地铁站里使劲的跺着右脚。昨晚做梦哭了一宿,早上很早醒了在床上翻来覆去。觉得重新有了动力,却改不了拖沓的毛病,生活改变不甚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