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我新工作的第二天,昨天是新工作的第一天。
    昨晚9点多当我还坐在29层某张办公桌上等客户资料的缝隙时,百无聊赖打开豆瓣,旁边某男客户惊呼,你也上豆瓣?
    我说,这么说你也上豆瓣。他说,是呀。
    于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而我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
    我眼睛一边紧紧盯着电脑屏幕右下角的那几个小小的数字,一面心里咒骂着:你们他妈的速度快点啊!
    9点半多,那帮客户兴高采烈准备离开并去吃饭。
    豆瓣男说,那位女设计师也还没吃饭呢,跟我们一起去吧,我咬紧牙强撑起笑说,没事,你们去吧,我呆会再吃。
    10点左右,我工作做完了,老板却没有放我走的意思,另外几个设计师也还在忙。
    我起身去了厕所,一屁股坐在马桶上眼泪便开始往下掉。
    但觉不妥,起身又把眼泪擦的不留痕迹。

    出来后领导王姐说,你活做完了吗,我点了点头,她说那你就先回去吧,离挺远的,我说好。
    进了电梯我便开始不住的掉泪,我觉得委屈极了。
    我边走边哭。之前那份工作多轻松,别人加班我不加,别人熬夜我不熬,可现在…我图的什么
    而我以为自己真的可以什么苦都能吃的。
    突然觉得好恨,可是,该恨谁呢,恨只顾挣钱的老板?还是恨我自己?或许我该恨末班车还是太早了。

    早上坐在公车上,我心想,工作不也就这样么,再累能多累,有啥好怕的,挺挺就过去了。
    天一黑,我便开始焦躁不安,如同一只热锅上的小蚂蚁,转啊转啊,甚至还坚定的觉得这工作我是做不下去了。

    看吧,之前我的口气那么大,现在你们都该看我的大笑话了吧。
    笑吧笑吧,这些嘲笑我是无论如何都能扛得住的。

    而写到现在,我突然意识到,我前22年的人生,似乎哪条线走错了。
    我想本不该这样。
    真的,肯定是命运和我开了个玩笑,你们也被骗了。

     

  • 比格披萨餐厅今天开业,我和R幸运地抢到免费试餐名额。
    虽然外面温度有些低,但抵挡不了美食的诱惑,还是颠颠儿的去了。
    看到那么多好吃的食物我眼珠子都快冒出绿光来。

    R说,餐厅要是放那首歌就好了,然后我就会深情地望着你。
    我说,恩,我也会深情地望着我盘里的肉。无肉不欢呀。
    后来在我认为已经吃差不多的情况下,又开心地去夹了两个烤翅根和一盘水果 =_=。

    边吃边听到周围桌子人们侃侃而谈,“豆瓣那个AAA……”“他就是豆瓣的XXX……”,有些吓人。虽然每天离不开豆瓣不假,但当豆瓣跑到现实生活里时还是很让人恐慌的。

    见大商门口有人开始做圣诞鹿了,掰手指头一算马上就圣诞节了。
    一年了,又一年。
    现在此刻相差去年太大,恍如隔世。
    请容许我吃饱撑着感伤一下。

     

     

  • 爷爷的八十大寿办的很圆满。
    老人家只要高兴身体健康,这比什么都好。
    新房子那边地暖很热,
    晚上睡在那一度被热醒。
    我去了那棵树下,
    看到刘面瓜连同那堆土都还在。
    套一句C的话,
    面试华丽丽成功的失败了。
    心情低迷,
    玩游戏会觉得愧疚,一过关便觉绝望。


    昨天我妈把医院分发给她的甲流疫苗用在了我身上。
    我惧怕疫苗不稳定的传闻但没倔过我妈。
    药水推进去之后,我开始全身冒汗,胃部不适,
    头有些蒙,耳朵胀胀的,听不清周围人在说什么。
    我就要死了吗?
    后来,瘫坐在椅子上一二十分钟,才缓过来。
    呼~原来只是晕针~
    再回想,自认为临近死亡的那一刻,脑子里竟什么都没想,
    什么之前的种种,什么你你你,某某某,
    什么仿佛过电影般,什么忏悔什么愧疚,
    统统没有。

    仅仅是空白。?

     

     

     

     

  • ——魅惑的深夜摄取灵魂。
    你在梦里一定是看到了美好的东西,
    否则不会不愿醒来。

     

    昨晚又梦到了那一刻。
    我闭上眼不想看,但又担心不已。
    而睁开眼的一瞬间,却正好看到,你迅速萎缩,只剩下如干枯花瓣一样的壳。
    我赤身裸体,我大哭,我大喊,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我。
    我没了力气,几乎要瘫倒地上。
    救救我,救救我!

    一双手环住了我的腰,暖暖的,软软的…
    就醒了,睁开眼,原来我还是安全的。

     

    不工作将近一个月,那种焦急感演变成一种具体事物在每晚的梦里呈现。
    我投的简历杳无音信,我怀疑自己的能力,于是更加沮丧不想找工作。
    昨天去面试一个DM杂志社。
    那个杂志社我一直很喜欢,它的杂志不商业,能触动人,大四上学期我曾面试过,可惜没成功。
    昨天的面试心里仍没底,只能静等复试通知。

    那天我还想,不然回家算了,最初工资八九百,一月攒六七百,一年攒七千,这些钱就可以每年出去旅游一次了。
    嫁个差不多的男人,生个差不多的娃,过个差不多的日子,打着差不多的小算盘。
    这样的生活,喜欢吗?

  •  

    两个星期前,我还在山东的家,R同学在Q上跟我说:
    好糗啊,我去楼下买土豆,结果,买了两个红薯上来。
    自然,被我取笑一番。

    今天突然想起角落里那两个红薯,心想做红薯粥好了。
    锅里放进水,我开始削红薯。
    紫皮红薯,嘿,肯定特甜。一刀下去,不对劲,怎么像土豆。塞一块到嘴里,恩,是红薯,但咋不甜?
    红薯?土豆?土豆?红薯?
    俩人分析了5分钟,眼看锅里粥已经沸腾,还是百了个度吧。
    紫皮红薯,紫皮土豆。娘的,长的都一样。
    豁出去了,今说它是土豆,它就是土豆,炒了它!
    下了锅我又有点后悔,说不了真是块又甜又嫩的红薯!

    炒好后R同学尝了一条,说,味道真妙,哈哈哈!
    我一尝。
    哟西,
    又香又嫩的……土豆啊!

    此刻我才领悟到那句广为人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话的真谛。

    人生就像厨房,有杯具,也有洗具。

     

     

  • 2007年11月28日。
    2007年11月29日。
    2007年11月30日。

    2008年1月28日。
    2008年2月28日。
    2008年6月28日。
    2008年12月28日。
    2009年6月28日。

    2009年11月12日。
    2009年11月13日。
    2009年11月14日。
    2009年11月14日。
    2009年11月14日。


    2009年11月14日,
    你停下了。

    我慌乱的渴望你的眼睛再眨一下,腿再动一下。
    我希望每一次我晃动你的震动都来自你自己。
    可是,没有,不是。
    我像个孩子一样蹲在那不知所措的哭,可你看不到。
    我恨透了这场雪,恨透了。

    你,至始至终,只属于我,也是唯一属于我。

    我爱你,再见。

    为什么再也不能见了?

     

     

     

     

     

     

  •  

    回到家的第四天。
    离开家的倒数第三天。

    外面的天一直是灰色的,偶尔有小细雨,下班回来妈妈的手冰凉冰凉的。
    天气预报说,明后天山东也都有雨雪天气,我还没来得及备厚衣服。
    听H说,北京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了。
    中午和她在QQ上聊天时忘了告诉她,昨晚梦到了她,还有大家。

    刚到家竟然不适应家里的生活。
    爸爸炒的菜很咸,妈妈唠叨的我很烦,自来水的限时供应让我很恼火。
    我看到刘面瓜瘦瘦的小老头样很想哭。

    妈妈最近一直刻苦学心理学,连厨房的墙壁上都贴有打印的文字。
    16项人格,幻想性怀疑性忧虑性敏感性紧张性……
    尽管这样,她依然懂不了我。
    昨晚她几乎一夜无眠给我写了封信,四张纸密密麻麻的全是字。

    我没有不开心,真的,事实上每天都是傻乎乎的乐,尽管乐的我让我不安。
    我不和你们敞开心扉坐下来聊天,并不代表我自闭。
    我不喜欢把感情太直白的表现出来,并不代表我不爱你们。
    “想着联络,不如心底远远问候”,我一直明白这里面的感情有多真,有多深。

    就像早上我看完信后给您发的那条道歉短信,您没能看到,那您还认不认为我是个好女儿?

     

    WT旅行回来了,我的旅行死了。
    很想大哭一场,因为可能我们永远不会再有机会了。

     

     

  • 那天,送武汉来的盛总和他媳妇胡总走的那个聚会,也算是给我和后期高的饯别宴。

    那天,一个即将离开却又离不开的策划师从晚宴的中途痛哭到最后。

    她是目前公司资格最老的策划师,两年里布场到深夜的辛苦,两年里新人婚礼上的喜悦,两年里委屈的泪水,两年里婚礼后新人发自内心的一句谢谢…这些,全融在了她死死抱住的那瓶酒里,喝的酩酊大醉。

    那晚的后来,很多人都哭了,X总哼着难忘今宵的曲子,和我们几个一一拥抱,曲子哼到最后,哽咽了。

    牢骚也好,抱怨也罢,其实在最后要离开的那一刻,便全都释然了。

    几天之后的今天,我真的要离开了。

    公司的人不多,一部分人都去了酒店布场。

    X总嘴上说着你现在走就没工资了,私底下又让王姐给我算了工资,并在原工资上加了三分之一多的钱。虽也不是特别多,但后来王姐说,享受这种待遇的,有史以来我在公司是第一个。

    我给X总轻轻鞠了个躬,说了句,谢谢。

    X总说,你是我遇到最好的姑娘。我调侃说,真的?那我再干一个月好了。他说,哈哈,得,又让你给赚了。

    出来在大厅,王姐紧紧盯着我的脸,眼神像妈妈一样慈祥,说,一起走吧,并抱了抱我,我抱住她的一刹那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我听到后面高在调侃,芳妹,咱俩也抱个吧。王姐说,以后她该多孤独。

    回去的路上我收到某经理的短信。公司很多老员工因她的刻薄无理取闹而走,她和已婚的另一个总关系含混不清。她说,讨人喜欢的小姑娘,我们会记着你的。我想了想,回她,我也会记得大家,希望你能找到幸福。

    后来给几个去了酒店的小妞短信,她们回了我后我没有再回复。一切记在心里便好。

     

    于是这段生活,就这样彻底划上了句号。

    值得庆幸,欢笑>不快。恩哼,期待,接近下一站。

    只是遗憾那夭折了的旅行。